按照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统一部署,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要求,经统筹研究,自2020年4月1日起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符合条件的境外投资者可根据法律法规、证监会有关规定和相关服务指南的要求,依法提交设立证券公司或变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申请。

  下一步,证监会将继续坚定落实我国对外开放的总体部署,积极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进程,扎实做好每一项对外开放的具体工作,继续依法、合规、高效地做好合资或外商独资证券公司设立或变更实际控制人审核工作。

  延伸阅读:

  外资进军券业节奏加快 新打法搅动“一池春水”

  在券业对外开放的浪潮下,外资进入的脚步也在逐渐加快。摩根大通证券(中国)、野村东方国际、金圆统一证券……越来越多的合资券商获准设立,而与此同时,大和证券(中国)、星展证券(中国)有限公司等18家合资券商还在排队期以拿到“入场券”。合资券商加快入局之下,财富管理、投行等业务板块或迎来新的商业模式,也为本土券业带来了机遇与挑战。

  合资券商获批节奏加快

  先行者营业积极

  随着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节奏加快,外资进军券业的动作也越来越多。

  2月17日,证监会核准金圆统一证券设立,注册地为福建省厦门市,注册资本为1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首家两岸合资券商。另一方面,曾遭证监会18连问的日本第二大证券公司大和证券,在华新设的控股券商大和证券(中国)也有最新进展。目前该券商董事长及总经理人选已经内部敲定,在等待证监会的最终批复。

  与此同时,已经拿到经营许可证的合资券商也在积极营业。就在金圆统一证券获准设立当日,上海证监局发布《关于核准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设立1家证券营业部的批复》,这也意味着外资券商首家营业部将亮相上海,此外,该券商自2月26日起获得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基金一般做市商业务资格。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最新统计,目前仍有18家合资券商已提交申请,正在等待核准。另一方面,外资券商也在积极招兵买马,如野村东方国际证券预计2020年底,公司员工将达到200人,为现有规模的两倍。。

  外资谋求合资机构话语权

  瞄准财富管理、投行等业务

  此次外资渗透券业的打法正在发生明显变化。

  一方面,外资正在谋求越来越多的话语权。更倾向于合资机构控股权或者新设独资券商机构。

  在业内人士看来,过去合资券商有过不少失败的案例,这也让外资要求更多话语权,甚至从合资、外资控股直接升级为外商独资。比如去年,瑞信宣布向瑞信方正增资,增资完成后,瑞信持股比例由增资前的33.3%提高至51%;高盛已向中国证监会提交申请,拟将合资证券公司高盛高华持股比例提高至51%。

  可以预见的是,合资券商中外资股比提升俨然已经成为外资进场的首选,基于公司运营独资券商形式将会占较大比例。

  另一方面,外商独资、合资券商在布局国内金融市场时,更多瞄准财富管理业务或投行业务,特别是财富管理业务。

  去年12月,野村东方国际证券中国投资银行业务主席王仲何在某财经论坛上透露,野村东方国际现阶段主要聚焦于财富管理业务,公司总经理孙冬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未来将首先从高净值人群出发,在全国合理布点,而在服务过程中更偏向于借助控股股东野村的平台和其强大的全球产品库,为中国客户提供全球化配置产品的通道,同时希望向中国客户介绍一些日本市场上收益比较稳定的产品。

  据孙冬青介绍,野村在财富管理方面也有经验值得借鉴,如对于客户的精细划分,无论是从财富规模、客户年龄,甚至对于客户的需求都有细分。此外,财务管理的业务是动态的,对于建立业务规划不应是基于当下,而是要建立5年以上的业务规划。

  海外成熟业务倒逼转型

  冲击本土券商为时尚早

  在业内人士看来,伴随外资的加速进场,其优势的财富管理、投行业务模式也会随之引入,对现有内资券商的业务模式和行业生态形成冲击,未来券商牌照红利逐步减弱,机构服务能力和财富管理能力将成为竞争的焦点。

  华南某大型券商资管负责人表示,外资机构对跨市场的资产配置、风险控制、境外市场投资研究等方面经验丰富,值得本土券商学习。且境外产品的成熟度相对更高,引入后也会形成一定的竞争。“虽然外资机构进入后短期内形成的冲击不大,但对于国内券商而言,可能是倒逼机构更快速发展的机会。”

  有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指出,外资进入国内市场的速度加快,实际上也会加剧行业竞争,“当前国内市场多数业务都被头部券商瓜分完毕,中小券商在固收等部分领域寻得发展空间,外资控股券商进场后,可能凭借其投行和固收等业务优势,和现有内资券商形成正面竞争。”不过,具体外资券商能够参与哪种类型业务的布局和竞争,最终还要看监管政策进一步的细化和落地。

  不过,对于外资券商进来之后的前景,业内看法也较为谨慎。华东一家大型券商资管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来说外资券商是否能成为“鲶鱼”还为时尚早,“现在券业比拼的是核心竞争力,就算合资券商在财富管理、投行等方面拥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但其面临的经营环境并不相同,市场适应仍需要时间。而相反本土券商在某些具体业务上优势更明显,比如经纪业务,目前国内券商在营业部网络和互联网平台方面有明显优势。”

  银河国际指出,鉴于发展涉及巨额费用,外资券商在短期内要赶上并不容易。而在财富管理和机构经纪业务方面,外资券商或因有更多较领先的产品而有突破的空间。

  华东一家中小券商的工作人员表示,如何本土化是外资券商进入中国市场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难题。“国内的经营环境和国外相比有较大差别,外资券商如何结合自己的优势资源做本土化融合是其破局关键,而从目前来看,多数合资券商在这方面的布局还并未明确”。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表示,外资券商想要跟本土券商实现全面对等的竞争,实现大规模扩张,还面临着政策、资本金、本土资源、业务单一、获客成本、外汇管制等众多限制。不过,外资券商在高端、国际化等领域依旧可以保持一定特色优势。(来源:中国基金报)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上述内容为转载或作者观点,不代表涵星意见,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